阳宅风水操作与应用方略
(传统引用整理版)

===(2009/11/21初稿)===

==广州碧桂园==

=宗道子=

 

     阳宅建造成形于黄帝时代,粤稽黄帝始创宫室,我祖文公爰营洛邑。统治阶级将其当时著为宪令,後世遵为遗规,作为原始社会标准化的模式推广应用,其根本的原理是士民日用而不知,圣人先知而不讲。经过社会变迁,战火洗礼,直到黄石授之圻上,乃出青囊。萧相功成末央,大开北阙。逮於管郭,微言莫稽。比及杨曾,正术始显。这是风水从产生到形成文字的历史记载。

 

古人将阳宅风水的选址建造原则与操作应用,用文字乃至图文的形式进行记载,为中华民族宅居文化发展留下宝贵的经验总结。

 

《俯察本源歌》:

 

稽古圣人察地理,无非山与水;山有脉络水有源,续断更相连。五行生气潜于地,聚散因形势;形势盘桓气自凝,散漫气飘零。气聚人居身获吉,死则宜埋骨;气散人居身有凶,葬则主贫穷。古人俯察有四用,建藩是为重;扦藩立宅与安坟,大小聚中分。建藩山水必大聚,中聚为城市;坟宅宜居小聚中,消息夺神功。聚在平夷气浮上,人居必兴旺;聚于高处气沉低,埋葬最相宜。山脉皆从西北起,祖宗昆仑是;四大斡龙分枝去,江河水源里。大河以北大江南,湘汉与淮参;大河以南大江北,济与汾阳融。安坟宜紧宅安宽,高着眼来看;此是古人俯察诀,心会口难说。我今作述泄天机,传指世人迷。

 

《立宅入式歌》:

 

居民立宅最为先,宅吉福绵延,古称坟宅理无异,还须分气势,安坟死骨埋土中,乘气子孙隆,立宅生人居地上,乘气财丁旺,住所横冈亦可居,只要势来趋,市井乡藩无有二,龙住方成市,市居必要伤待衢,向首理难拘,乡居必要龙神落,向首随龙作,市居地气有推迁,世代豈能延,乡居龙脉若来远,世代长平稳,大凡乡落看来龙,平源总隐隆,若是高山寻顿伏,升高皆在目,撒落平洋涧最奇,四顾忌倾危,左右高低势环拱,前迎并后拥,朝山有意宅前横,一水抱身行,出面星辰逢五吉,此宅为第一,四凶入首实堪憎,扦后绝人丁,朝若斜飞堂陡泻,立身家衰谢,若还穴小錾教宽,气脉便伤残,横龙最忌穿錾脉,家业易消歇,面前水去最难当,定主外州亡,过穴水返亦同忌,才发即陵替,后龙仓库两边排,家富积钱财,忽然文笔左右现,读书应举荐,献花露栏乳衣衫,家内有风声,因甚频频遭贼盗,天罡脑倾倒,因其频频见火灾,崔巍火势态,因频频见瘟病多,孤曜带黄赤,因其频频见讼庭,扫荡眼中横,龙如上格砂如下,虽贵无声价,后龙如弱好前砂,只应外甥家,水凶穴吉金盆格,虽坏可从革,水吉穴凶如玉盘,一破永无完,神前佛后最为忌,废址犹当避,更嫌古狱古战场,必定有余殃,啟坟平冢最不可,居人多坎坷,道路冲门亦不宜,常有是和非,流水若还冲屋背,人散家财退,宅边常有水潺源,丧祸自丝连,三阳不照名阴极,妖怪多藏匿,蛟潭龙窟莫相邻,阴盛必孤贫,其余全局歌中备,此篇言大意,龙穴砂水与明堂,专部好消详,天机妙诀啟群名,叫做驾天龙。

 

可以得知在唐、宋时期,风水包括阴宅风水、阳宅风水不但已经形成了周密完善的理论体系,而且懂得了细致的应用法则,在趋吉避凶方面总结了大量的审察权变的知识。

 

《字字金》:

 

墓气从地,宅气从门,门旺路吉,出入亨通,财丁两盛,

其乐融融,门旺宅衰,亦不为凶。宅旺门旺,连发可决,

宅旺门衰,其法乃歇,若见水光,救败亦捷,水位宜哀,

元机尽泄。人烟稠密,巷路宜详,巷冲不吉,况在衰方,

急宜隔截,隔蔽不妨,若受冲煞,人口必伤。平原旷野,

四山远隔,不怕风吹,只怕阴煞,田垄水圳,切忌冲脉,

不拘方位,总归凶烈。乃有峤星,高楼峻阁,回风通气,

随方反扑,百步之内,毋执常说,精求元运,知旺知煞。

山营之宅,四山皆近,固要开阳,又分动静,动则出头,

静乃平顶,回风通气,出头处认。以上诸篇,务宜细研,

潜心究穷,先天后天,道明理达,始是真缘,可以无罪,

可以为贤。

 

在营建构造的历史长河中,除了对阳宅强调气口司一宅之权,龙穴乐三吉之辅。在合理规划建设,充分利用山水地势资源外,还进一步得出仰观俯察古圣言,堪舆二字义相连。初年祸福天时验,岁久方知地有权。也就是时空克择的把握。将有利的地形,有利的方位,有利的时间,多位一体统摄利用。在经历丰富悠久的历史见证后,古人感慨人生最重是阳基,却与坟莹福力齐。宅气不宁招祸咎,骨埋真穴贵难期。建国定都关治乱,筑城置镇系安危。试看田舍丰盈者,半是阳居偶合宜。……” 从一家一户的坐向,布局设计;到一村一镇的选址规划;甚至城区大地形的规划发展,与古人所谓立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样,从个人放大到国家皆一理相通,立身经世如此,风水的应用也如此。

 

至于阳宅的格局,主要有三格:一曰井邑之宅,二曰旷野之宅,三曰山谷之宅。

 

夫井邑之宅,或居城郭,或居市镇,市井爨烟,重门比户,地脉朝向,大略相同,而考其吉凶,判然各别。此其所重,街道巷路为先,方隅门风为要,而水次之。盖车马人迹,咽咽阗阗,响振尘飞,无非动气,此其嘘枯吹生,烟逼影捷。不同岑寂之乡,若更水法得宜,舟帆交横,尤为合格之局,得其元者,富贵骤至,盖此宅也。

 

旷野之宅,以水为主,而风门方隅次之,道路又次之,若大江大河,则其应亦大,小沟小涧,其应亦小,此与平原龙法同科,而微有细大之殊,专擅一方,气钟于特,若元运绵长,奕世承祧,子孙不替,盖此宅也。

 

山谷之宅,以风为主,其余皆次之。盖其风摩空而下,障之者万寻,而漏之者千仞,窥穴吹条,排山拔木,其吹祥也,发不旋踵,其吹咎也,殄无遗迹,非真得真元之气,我不敢居也。呜呼,安得三元不替之山谷,而奕世沐其休乎。鸡犬桑麻,与世迥绝,拟乎仙都,盖此宅也。

 

    此三宅,皆择堂气宽舒,水泉平衍之地而筑,若夫通都大邑,自然龙脉之大结大聚。然其所谓聚,势聚而已,气聚而已,岂若阴基之地,一缕灵光,如花房含露,与人之骨髓相沾哉。盖阳宅所收者,外气而已,山川风物,挹揽光华,云奔电闪,其作用只在泉土之表,非求之一线之络也。

         撰稿:董鸿兑